Sunday, May 29, 2011

外劳噢外劳

“外劳”,对阿猫来说既陌生又那么熟悉的名词。阿猫对外劳也真的是又爱又恨。聘请外劳相信对许多工厂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基于工作与薪资考量,很多商家都会选择聘用外劳,这当中包括来自孟加拉的,印尼,越南,缅甸等等。

阿猫工作的工厂当然也聘有外劳。N年前,当订单多得可怕的时候就开始聘用来自越南的男性外劳。从开始的语言不通,到比手划脚,到可以马来语沟通,毕竟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培训。从来都不否定他们的工作能力,只是日子一久,许多无法想像的问题就一一发生了。开始不加班,不满薪资而集体罢工,打架闹事,玩失踪。。。这一箩箩的烦人问题,直叫大家对他们又爱又恨。

好不容易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越南外劳,大家终于可以暂时松一口气。再几年后,因工作需要,又重新再聘请一批来自尼泊尔的外劳。刚开始只能从中介提供的照片筛选员工。这一次大家学乖了,只选那些样貌看起来又乖又听话的。刚开始工作,基本上大家都还蛮满意尼泊尔外劳的品行与工作表现的,虽然学习能力较越南外劳慢,还算蛮有纪律的。

好景不常在,乖了大半年,这些尼泊尔外劳又开始学坏了。与来自他厂的同乡混得越多,就开始汹酒,比较薪资然后又来一轮的罢工行动。当然并不是每个外劳都持有相同意见的,但只要出事,他们基本上都会很团结地站在同一阵线的。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对解决外劳的问题上就比较驾轻就熟了。从当初二三十个,到最后就只剩两个愿意延长服务期,继续留在我厂掘金。

两个月前,工厂又聘入十多个尼泊尔外劳,以敷未来的工作之需。想必这些外劳可能从来过大马工作的同乡口中知道大马还是个不错的“掘金天堂”才会愿意飘洋过海,到来这里工作。感觉上这新一批外劳懂的还蛮多的。什么工作超时,薪资计算法,本地劳工法令,大概都已摸透了,当然也善于与中介拟定对他们最有保障的合约。针对这些,工厂当然也需有心理准备,要更谨慎地安排与处理新外劳的工作。

才工作两个星期就可看出这批外劳的不同。工作上比较容易上手,有些还懂些许马来语(甚至怀疑他们曾来过大马工作),有些在短时间内已持有手机。前车之鉴,可能他们来之前已从同乡身上学会在大马工作的应对技巧。不出所料,上个星期他们就开始因加班不足而闹罢工了。学精的他们开始会以工作合约来与厂方争论,但他们似乎忘了国有国法,厂有厂规,无原无故的工作缺席是可以被工厂开除的。经过厂方与他们的一番对话与讨论,他们还是决定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了。

这只是前戏,以阿猫的经验,外劳的问题还是会继续上演的。他们来到我国工作的唯一目的当然都只是为钱。一旦薪资不足,他们难不免还是会闹事争取的。和平的争取方式工厂还是可以接受的,一贯的罢工闹事表达不满,就难以接受了。不敢对他们要求太多了,只求他们更自律地好好工作,等约满了再衣锦还乡。接下来的日子,难不免还是需要在工作上与这些外劳朝夕相对的,真的期待与他们会有更好的互动,别再把太多有的没的问题带给阿猫就好了。

猫言:外劳噢外劳,好的可能会帮我们解除许多疲劳,不好的只会让我们劳上加劳。。。。。


扑蝶

槟城蝴蝶公园相信对许多北马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吧,尤其是槟城人与吉打人。可笑的是,老大不小的阿猫还不曾到访。小学时期想去,却苦无人带,到了中学时期,已懂得搭巴士再搭渡轮到槟岛,却没想过要去拜访蝴蝶,可能心里觉得蝴蝶太普遍了,到处都可见,不需特意花钱与它相见。

五月的某个周日到槟岛一游,兜到峇都丁宜就顺便到蝴蝶公园去扑蝶,嘻。。。其实是想到园里探个究竟,以弥补小时候不曾到过的遗憾。入门当然是需要付费的咯,持有大马卡的小孩收费RM10.00,成人RM18.00. 

园里除了蝴蝶,当然还有许多不同种类的昆虫。内部设计就好比一个小公园,种有许多花花草草还有小桥流水,蛮不错的园艺设计。园内还有负责解说的员工,提供蝴蝶生态知识的视听室,蝴蝶与昆虫标本展示厅,纪念品售卖处。。。等等。

当然,园内的主角还是蝴蝶啦。这里的蝴蝶种类繁多,但并不是每一种都会与人相会的。幸运的话,就有机会瞧见各种类别,大小不一的蝴蝶,这些不怕生的蝴蝶还会在我们身上停留,那一刻就是近距离拍摄蝴蝶的大好机会了。

总算到过蝴蝶公园了。虽然对票价有些意见,但还是不错看啦。有机会还是可以带着小孩到来参观的,就当着是一次认识昆虫之旅吧。

P/S: 有关蝴蝶公园详情可按此Penang Butterfly Farm, 蝴蝶公园暂关闭以供内部提升装修,会于06/06/2011重新开放。

蝴蝶公园里的园艺设计
各种各类的蝴蝶
不同种类的昆虫展示
园内一角
喵语:这也算是阿猫与她的"Lawatan Sambil Belajar"吧。嘻。。。。。

Tuesday, May 24, 2011

波士“惊”句:(三)

“笨就笨到一个程度就好,要不然就会变成蠢了。。。。。”


猫言:这几天,波士的火气真大,又骂笨又骂蠢的。骂人笨,又怕我们变蠢,波士也实在是太用心良苦了。只怕再骂,大家可能不只会变蠢,还会变傻,变疯,变痴。。。。。:)

Sunday, May 22, 2011

家有喜事

难忘的五月虽然带给阿猫与家人一些些烦忧,但始终这个五月也为家人带来了喜事一椿,那就是大弟的婚礼。

终于,大弟的婚礼还是圆满地举行了,虽然一些过程中少了猫妈的参与,但还是获得了许多亲友的热情相助,让整个婚礼增添不少喜气与热闹。相信这股喜气可以把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为家人带来好运连连。

这次的婚礼,要感谢的亲友太多太多了,虽然老爸已在婚宴上致谢,身为老大哥的阿猫还是希望借此向一些亲友们道谢:

感谢堂叔堂婶协助大弟完成安床仪式
感谢表姐表姐夫协助大弟完成拜天公与迎娶仪式
感谢大姑与小婶于婚礼期间的大煮与小煮
感谢大弟的迎娶兄弟团
感谢参与敬茶仪式的亲戚们
感谢抽空参与晚宴的亲友们
感谢炒热整个婚礼气氛的送嫁娘。。。。。

要感谢的亲友实在太多了,恕无法一一道尽。有你们的参与,才会有这喜气洋洋的婚礼,再一次谢谢。



Saturday, May 21, 2011

雨过。天晴

当乌云密佈,

不要惆怅大雨的来临,

因为雨后终究会天晴。。。。。


Friday, May 20, 2011

难忘的五月

每年的五月在很多人心中,相信都是充满感恩与喜悦的月份。
我何尝不是满心欢喜地期待着五月的到来。
因为今年的五月除了有我的生日,妈妈的母亲节,还有大弟的婚礼。
但,今年的五月却让我彻底失望了,也相信会是我人生当中最难忘的五月。。。。。

还没来得及庆祝母亲节,阿猫与猫妈就开始发烧了,持续地高烧不退,促使咱母子俩决定到医院去验血,结果竟然是双双同时患上可怕与可恶的骨痛热症。
好无情的黑斑蚊就爱挑那么重要的日子叮上阿猫与猫妈。
结果的结果,当然是入院留医。持续地吊点滴,持续地验血观察。虽然在生日前出院却已毫无心情庆祝了。

可怜的猫妈还被逼留院一周,眼看大弟的婚礼一天天地逼近,猫妈一直心挂婚礼的大小事务,就不停地要求提早出院。可惜猫妈血小板升幅较慢,所以还是得听医生的劝告,继续留医观察。
终于在大弟婚礼当天,猫妈获准出院,虽然还是错过婚礼的敬茶仪式,但还是如愿地出席大弟的结婚晚宴。晚间的再补敬茶仪式也正好弥补了猫妈中午无法喝到媳妇茶的遗憾。可想而知,当天的婚礼难免还是会少了点点的热闹,但还是算圆满地举行了。

所以我说今年的五月是特别难忘的,那是个叫阿猫身心都疲惫的月份。两年了,去年与今年的生日确实是猫妈的“母难日”,阿猫两年的生日,猫妈都被逼住院留医(去年的五月也是发高烧)。来年的五月也不打算庆祝生日了,五月也实在太玄了,让阿猫望而生畏。

出院后,看回亲友们所寄予的生日贺语,心里是又悲又酸的。试想如此这般的生日还会让我感到快乐吗?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亲友们的生日祝福,也希望可以把所有的祝福回向于猫妈。

不祥的五月已过了一大半,不敢奢望太多了,只希望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可以过得更开心,更健康。尤其是猫妈,真的希望她可以永远身体健壮。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Lilypie - Second Birthday

Daisypath - Anniversary